首页 >> 品牌文化 >>文化传播 >> 写给我年少的你
详细内容

写给我年少的你

时间:2019-03-13     作者:湖南师大附中 罗可程   阅读

  我是什么时候起才对你有印象的呢?我不太记得那具体到何年何月了,毕竟我甫一降生就融入了这片土地,以你之名的土地。从朦胧的印象里找出初见你的样子,兴许是我从摇篮里被抱到窗边的时候吧!

  我何时醒来是不定的,婴孩总是惯以琢磨不透的行径折磨人。但晨间我总会格外想要睁眼,妈妈总调笑我说,我话都不会说就知道一早睁开眼咿呀着求食。我会笑闹着回应,其实我到底有没有醒来,又为什么,我记不得。但我记得透过防盗窗的光景。小卖店的奶奶撑着惺忪睡眼拉开车库的卷帘门,拖拽出承载我一天最大期待的摇摇车,要知道一天可就这一次出门的机会;楼下高中的哥哥蹬着老式自行车穿过花坛间的小径,他总爱这样,放着大路不走,也不知何时会摔一跤,总之我印象里的他总是没有一条没磨痕的校裤;早点摊的老伯招呼着来往的行人坐下尝尝他的酒酿圆子,或许黑眼圈再重的叔叔喝了这一碗也有力量迎接新的匆忙。你的这般模样透过缭绕在柏树上的雾霭与蒸笼里飘出的白气在我幼年的眼底氤氲开来,让几个在模糊中捕捉到的光阴构成我的记忆,构成你清晨的温柔。为什么我总爱于晨间醒来,或许又是我分外爱晨时的你。

  被限制在防盗窗保护内的小窗台上的日子随着每天早上升起的白雾一样一日一日的消散,散了两年的日子,散了七百多个这样温柔的清晨。也便到了到校园里去撒野的年纪。早上呆滞的看窗外的人成了匆忙赶路的人,我埋怨总不能有一个悠闲的清晨,这个城市换了一个街区的模样从米粉腾腾升起香气里挤进我匆忙的早晨记忆,于是我愤愤的觉得我是偏爱这下午。伴随着老旧的广播里传来有些哑然的放学铃声,把蹭的脏兮兮的饭盒和精心关照的铁皮文具盒塞进双肩包里,与同班的玩伴们闹着冲出去。没有人不喜欢少年的下午。特别是与你。你这座南方小城总挟着各种味道,未到晚饭时的下午,普通的小学校门口,被油烟街的老板们用各种各样的味道占领。一起被占领的还有我们的胃和钱袋。这种便宜又诚然不卫生的小摊在大城市是不会这么分布得这么广的,它们在大城市里被限制,被城管驱逐,被排挤的无处可去,大家都说这是发达这是先进的文明。可你,别人说你是落后,我说你是人间最纯粹的烟火,容纳这一切的味道。以小学生那不多的零用钱便可换得一份大快朵颐,我想这是你的温柔。

  这样在油烟街里驰骋潇洒终究还是小孩做派,我总被爷爷抓现行。好在他有樱桃和酥饼诱惑我回家。这回家的路除了偶尔停下吃一小笼饺子,便是一路上的闲聊。爷爷那天说楼下王婶婶的儿子已经第六年没回家了,说是小城市不好发展。我不顾塞了满嘴的酥皮呜囔道,说什么也不可能不回来啊,这可是家乡。

  我却是五年没在你身旁久待了。虽是基本每周回家,可现在填个快递我都下意识填长沙了。长沙挺好的,我常在与朋友约出去时撂一句:湘潭哪有什么好玩的!我去长沙了。诚然,你不够迷人,于是许多人走了。

  那天晚上回家,好不容易是姐姐来接。走的是条平时没走过的路,沿路尽是黑暗,只有车上的探照灯一闪一闪。忽的看到路边矗着块牌子“湘潭经开区欢迎您”,我新奇地说道还有这样的东西,却发现刹那间前路已是一片明亮。“每次到了湘潭和长沙这个分界线就会发现,你前方湘潭的灯总是亮着的”听罢姐姐的话,我忽然明白你的晚上没有灯亮如昼的广场,没有霓虹闪烁的楼群,你的灯光在城市交界处接我回家。而你的“欢迎您”,更多的不是欢迎八方来客,而是你在这儿等你我,欢迎我回家。你就这样柔柔的站在原地,看着游子离去的背影渐渐模糊,又永远存着你的温柔。而我,我们,每一个你的孩子,在偶然间一次回首,总会看到你,总会回家。

  我写你的清晨,你的下午,你的夜晚。写你的市井烟火,你的纯粹温柔。我写你在我生来这十几年的样子。可我还未来得及说你的黎明,你的午后,你的黄昏。我还未说你的热情真诚,我写你的味道却没说到你的声音,你的眉眼。我想我写不尽你。

  可我知道不急。因为你是那激荡长河里最温柔的存在,你会等我长大,等这座城市里每一点变化悄然发生。

  我这一篇幼稚的小文,写给我年少的你。我年少时写给你,写给我年少的眼睛看到的你。就是这样一段特殊的时期,叫做我的少年时代。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叫做我的故乡。

  请你以你一向的无差的温柔

  等我,再将你来写就。

  (作者系湖南师大附中1717班  罗可程)